扎克伯格版元宇宙被群嘲背后:“Facebook”的没落

最近,马克·扎克伯格因为对当前金融环境产生了严重恐惧而被媒体口诛笔伐,其行为包括但不限于告诉员工在疫情期间享受的“meta days”(新冠疫情期间 Faccebook 引入的额外休假政策)结束了,而且其中部分人须(因为感觉不符合公司的新标准而)“自行选择”被裁员。与此同时, Instagram 也遇到了问题,用户有时候看到的视频似乎是他们的算法随机选择出来的,而不是来自朋友的视频。 Instagram 负责人 Adam Mosseri 急匆匆地跳出来想解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他的话说得很直白,其实是“我们想瓜分 TiKTok 的钱”——声称他们的平台会“逐渐加大对视频的关注”,因为这是大家喜欢和愿意分享的媒体类型。

要破译这些官样文章背后的意思,需要知道不管你管这家公司叫啥)其实处境很不妙。在点燃了大家对彼此的怒火、让美国两党都被阴谋论驱动、然后 Facebook 自己赚得盘满钵满之后,情况已经很明显,马克·扎克伯格既不是创新者也不是经营者。我之前说过,关于他的公司可以在元宇宙里面做什么,他完全是在撒谎。现在,不仅 Meta 的增长出现了历史上的第一次下滑,而且他们的元宇宙/VR 部门 Reality Labs 在一个季度内也亏损了 28 亿美元。

有趣的是,除了 Oculus 之外,我认识的人当中绝对没有一个人喜欢用哪一款 Meta 产品,即便如此,我也不记得上次听说有人在用 Oculus 是什么时候了。 Facebook 本身就是一款苍白、空洞的产品,它不断地试图引诱你点击 490 个 DTC(直接面向消费者)的T 恤品牌广告,这些广告就那么突兀的横在那里,中断了我观看只能在 Facebook 上找到的九个人的动态信息。 Instagram 上面的赞助内容和“建议”帖子没完没了,妨碍你看自己真正朋友发布的东西。在这两种情况下,很难看出你哪些帖子进入到你的朋友(或粉丝)的页面。扎克伯格对此如何回应?Meta 变本加厉地向你展示你不想看到的东西。

扎克伯格:目前Facebook动态消息15%的内容以及Instagram略多于15%的动态消息内容都是由AI或你没有关注的账号推荐的。预计到明年年底,这些数字还要翻一番多

Meta——我想我现在会这样称呼它——在某种程度上比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期间的情况还要糟,因为至少那时候他们还有产品,但很明显,对于一家一直努力想要找到一种合乎道德(或者可持续)的挣钱方式的公司来说,这是是终结的开始。把公司将名称改为 Meta 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这是一个机会,让公司看起来充满未来感,只不过他们还在以同样令人沮丧和反用户的方式在赚钱——让算法把东西塞进你的喉咙里,希望你会点击他们的广告。说扎克伯格创意枯竭已经很仁慈了,因为这话的意思是说他曾经还有过点子,而不是在任何一周的时间之内,为了保持微弱的竞争力而必须在山寨还是收购别的公司之间摇摆不定。

这就是正在杀死 Meta、Facebook 和 Instagram 的原因——一直以来,他们都把注意力放在寻找方法诱使用户与产品互动上面,而不是给他们一个使用的理由。 Oculus 可能是 Meta 公司唯一一款类似于产品的产品,没有包裹在体验之上,令消费者难以摆脱一层层算法和广告。在我使用这个平台的 15 年左右的时间里,它从来都没有成功地给过我一个理由去做任何一件新的事情,也许 Facebook Messenger 除外——但它属于同一个产品,每次当它试图把自己变成别的东西时,体验总是很痛苦。

虽然大家开玩笑说 Twitter 是“来自地狱的网站”,但其实那是因爱生恨,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相信它捕捉到了早期的 Facebook 那种“你要干什么?”的感觉,但它把范围扩大了,扩展到你认识但不是你朋友的人,或者你不认识但想关注的人。 Twitter 是人肉的 RSS 源(RSS feed),是任何特定时刻众多反应的快照,它有时会通过推送赞助帖子来赚钱,但你没有要彻底关掉它的感觉。

Instagram(这可能是 Meta 史上最聪明的一次收购了)已经迷失了方向,因为它不再是你的朋友或你关心的人的 Instagram。它不再是人们想让你知道或想记住自己的东西的集合,也不再是对别人生活短暂而亲密的窥视——它就像 Facebook 一样,是一场无休止的游戏,试图欺骗算法,向所有关注你的人展示你的帖子。

关于Instagram:“它已经转向了故事,已经转向了私信和群聊。每天私信分享的照片和视频更多了,然后有被分享到故事里面。与动态消息相比,每天分享有更多的照片和视频被分享到故事里面。”

说得没错,但这是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人们在消费那些推送给他们的内容,而那些内容之所以被创作出来是受到了 Meta 的推动,是 Meta 希望展示给粉丝看的内容。 Meta 正在从他们身上压榨指标,推动人们在各个平台上观看视频,然后声称视频是未来,这一点已经被历史证是错的,以至于他们已经杀死了几家新闻企业了。他们做这件事是否成功的唯一真正的衡量标准是TikTok成功了,这可以归功于他们似乎很擅长为用户提供他们想看的东西。

Meta 有很多问题,其中之一是他们的产品线里面根本没有一款有吸引力的产品。喜欢用 Facebook 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而我认识的喜欢 Instagram 的人仍然经常会抱怨。 TikTok 之所以取得成功,是因为它那有魔力一般的算法以及刷新内容的无情节奏——似乎无穷无尽的推荐内容,它吸取了 Twitter 失败的“Vine”服务背后的想法,并利用了简单易用的视频编辑工具方便大家上手,让任何人都能够参与到正在发生的事情。

简而言之,他们设法创建出视频版的推特(Video Twitter),而视频确实也适用于算法。 Twitter 不是你用来给朋友“打卡”的东西——那是你消费内容、看看今天谁又对谁抓狂了的地方。 TikTok基本上类似,一旦你不喜欢某样东西,你能很快很轻松地找到其他东西。与之相比, Instagram 和 Facebook 是你寻找更具体信息的地方——去了解朋友在做什么,有机会看到你最喜欢的乐队在哪里巡回演出等等——这是大家之所以使用Meta旗下平台的理由,但现在 Meta 把大部分的理由都灭掉了。

我的问题很简单:Meta 觉得 Instagram 和 Facebook 究竟是为谁服务的?如果它的服务对象是企业或品牌的话,那这个平台一般不会将内容展示给所有的潜在受众。如果说它是为你和你的朋友准备的,那感觉又像是在翻垃圾——为了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你得不断地浏览你不想看到的东西。除非有金钱利益,否则在 Instagram 或 Facebook 上获得病毒式传播并没有什么乐趣。当发生大事时,这些平台几乎不会像 Twitter 或 TikTok 那样会受到引力的影响。 Meta 没有好产品——只有广告网络和模糊的算法,让你感觉像是在玩杯子游戏,只不过你没法确定杯子下面是什么,有时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棒的袜子”的广告。

扎克伯格是个无聊乏味、毫无生气的傻瓜,他那么有钱,却与社会如此脱节,以至于都没有办法辨别一个人的感受,更不用说能找出什么能让他们感同身受了。虽说 Twitter 也许会让某些人胆战心惊,但除了让人怀念起曾经跟大家想象的一样之外,Facebook 和 Instagram 已经很少能引起太多的情绪波动了。

当发生什么大事时,我会很兴奋地跑到 Twitter 上面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如果我不是先在 Twitter 上面了解到的话——我相信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 TikTok 上。自 2009 年以来,我还从未听说过有谁会急着上任何一款 Meta 产品去发生了什么,它们感觉就像你不得不要忍受的亲戚,因为你要是忍不了的话,你喜欢的三个表亲(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也许会跟你翻脸。当大家想到 Facebook 时,他们会想到操纵和惹恼别人,或者把新闻出版商彻底搞砸。

Meta 的平台与他们当初取得成功的优势已经彻底脱节了,以至于我对他们的管理层是否能够阻止血继续流下去已经没有信心了。我的意思不是说他们会死,但 Facebook(以及范围更小的 Instagram)的主导地位会急剧下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 Meta 无法理解真实的人类(TikTok 的算法很恶毒,但毒在哪里我有没办法指出,但给人感觉好像它给你看的是你想看到的东西),所以 Meta 平台会衰败,这是为什么他们似乎一直处在控制损害的状态,设法想让用户感觉不那么愤怒而非快乐。

尽管 Meta 拥有庞大的资金储备,成群的技术人才,但他们缺乏远见或者创造力。他们不是想办法让用户做他们更喜欢的事情——而是设法来操纵他们好让 Meta 赚钱,除了暗示离开这个平台会让朋友感到不安,或者会失去粉丝以外,他们没有提供任何东西来进行交换。 Meta 是一家山寨公司,无法或不愿意在人们喜欢的东西上加倍下注,因为数字不会一下子跳上去。

Meta 这家公司很丑陋、很无聊,以一种用户讨厌的方式推销他们充其量有点想要的产品。如果说扎克伯格尚存一点理智的话,他应该自己下台,把方向盘交给更年轻、更饥渴、更有创造力的人。他应该关闭 Reality Labs ,并承认 Meta 是一个巨大而愚蠢的错误,也许他会再次将 Oculus 拆分出来。不管那些模糊的增长指标说明了什么,都说明这家公司没法准确评估自己的死气沉沉,弄不清楚自己离开发出人们真正喜欢的产品还有多远。【责任编辑/常欢】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来自:【人物】滴滴创始人程维回顾与Uber竞争:中国互联网从来没有输过–IT时代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