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剥削女性的「集中营」这部禁片太敢拍

如果我说,要出1000元买断你的一切,包括自由与未来。你肯定以为我疯了。但在如今的现代社会里,仍旧存在着这样一个黑暗的地方——集中营。那里囚禁着成千上万的女性,她们被明码标价,正经历着殴打、性侵、杀害……你能想象到的所有暴行。而我们,却对此知之甚少。

12岁的“商品”这片集中营,外观具备相当的迷惑性。谁也无法想到,在这样一片祥和氛围的生活社区里,竟然藏着如此骇人听闻的黑暗。

这里囚禁的近万名女性,都是被挨家挨户掠夺来的。从牙牙学语的幼童,到步履蹒跚的老妪,无一幸免。每当夜幕降临,她们会被持枪的男子一字排开,胸前挂上待出售的价格。

衣着光鲜的买家们一拥而入,对着“商品”们挑挑拣拣。看长相身材、看头发皮肤,肆意摸过她们身上的任何部位。甚至还掰开她们的嘴,像检查牲畜一般检查她们的牙齿。年龄是划分“商品”价格的绝对标准。接近10岁的女童价格最高,能卖出20万伊拉克第纳尔(约1060元人民币)。至于那些不符合年龄的女性,有时一包烟,就能买断她们的未来。

在集中营的日子苦不堪言,可是她们心里都清楚,真正的地狱还不是当下。许多女性为了不被带走,想尽办法让自己变丑,甚至不惜毁掉容貌。她们也尝试过逃跑,但除了极少数的幸运儿,大部分被抓回来的人,都要经历一番毒打,然后被重新丢回狭窄的监牢中。

一旦被售出,她们将要面对的是无尽的折磨。她们被迫变成了发泄的工具。在被榨干最后一丝价值后,等待她们的将是几发子弹,随即被弃尸荒野。在肉体的蹂躏之外,她们的尊严也会被无情践踏。她们被安排以“妻子”的名义与买家结婚,强迫背弃自己的家乡,背弃自己的民族,改变信仰,成为“名义正义”的牺牲品。

集中营背后的黑手,是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ISIS”。他们戒备森严,全副武装,管控着这片区域。外界难以进入,信息无法流通,许多人压根不知道有这样一群女性的尊严和生命正在被践踏,更不要说将她们解救于水火了。

直到一个纪录片摄制组的出现。他们精心伪装,亲自踏入这片禁地。在解救的过程中,他们数次面临生命危险。可无论是耳边呼啸而过的子弹,身后穷追不舍的敌人,都没有阻挡拍摄组的决心。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尽可能解救这些女性。

解救后的人生,无法复原期间,摄制组通过镜头,记录下集中营里的无数苦痛,凝结成一部纪录片——《女孩们》,将罪行和黑暗公之于众。经过长达数月数年的努力,拍摄组一共解救出了206位女子。其中有四分之一的女性,已经生育了性侵者的后代。那些没有逃出来的女性们呢?她们该怎么办?我不敢想。

但即使重获自由,许多女性仍然无家可归。她们的家人被屠杀,房屋被烧毁,整日以泪洗面。其中最小的一位女孩,被带走的时候才1岁。她在极端思想的环境下长大,不会说自己民族的语言,也失去了表达情绪的能力。庇护所的老妪为她梳头,给她看动画,她也只是目光呆滞被动接受。

然而,她们并没有选择一直躲在他人的庇佑里。一段时间的休整后,她们中一部分人成为了“渗透者”。冒着生命危险重返各处集中营,打入敌人内部收集情报,为更多同伴被解救尽着自己的那份绵薄之力。曾经象征着耻辱的黑纱,此时却成了她们最好的伪装。不仅如此,她们甚至组成了一支专业打击的娘子军。经过充满勇气的浴血奋战,她们枪杀了超过一百名的敌人。

纳迪娅·穆拉德,也曾是一名。她在志愿者的帮助下,跨越边境来到欧洲,开始了新的生活。在一切都将步入正轨的时候,她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她来到联合国少数族论坛,向世人袒露了自己的黑暗经历,呼吁解决贩卖人口问题,并希望将残害族人与同胞们的凶手绳之以法。

《女孩们》遭遇的一切,都是和平年代的我们所无法想象的。拍摄手法虽然粗糙,甚至有一半的镜头,都是由未经允许的组成的。但纪录片中的每一幕,都令人不寒而栗。这还只是无数罪行中的冰山一角。而让这些女性遭受非人折磨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在查完更多资料后,答案呼之欲出。

女性是他们眼中的任何角色,除了“人”宗教对立和种族灭绝,是这些女性们悲惨遭遇的直接原因。集中营中,有相当一部分数量的女性,来自“雅兹迪”。雅兹迪是伊拉克的宗教少数派之一,与世隔绝且生活贫困。雅兹迪教派据说是在6000多年前创立,比教和基督教还古老。在ISIS圣战分子的眼中,与拜火教派有关键的雅兹迪教,是“魔鬼崇拜者”。秉承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观念,他们认为所有信仰雅兹迪教的女性都应该成为奴隶。

这种非黑即白的强盗逻辑,也是进行种族灭绝的思想基石。因为雅兹迪宗教坚持,本族女性与非该教信徒建立关系后,就必须皈依伴侣的宗教。ISIS盯准了这个漏洞,以掠夺和侵占女性为方式,在满足了自身欲望的同时,更是在对雅兹迪教开展着实质性的种族灭绝。

在这些迫害女性的罪行之下,其实有一个共同的逻辑。即拥有力量的当权者,对于女性的一种弱肉强食的傲慢。如果你是具备反抗力量的男性,他们会顾及自己生命的安危,会担心被报复引火上身,从而留有几分尊重与忌惮。但如果你是手无寸铁的女性,那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你不过是任意欺辱的奴隶、行走的生殖器官、可以售卖的财产,鼓励和团结士气的奖励。女性是他们眼中的任何角色,除了“人”。

她们离我们并不遥远战争剥夺了这些女性的自由,以及生而为人的权利。但除去明面上遭受的迫害,还有一些容易被忽略的隐性伤害。英国伯明翰大学研究讲师KatherineEBrown博士曾说过:“使用‘隶’这个词汇,对这些女性承受的创伤有些轻描淡写,而且将她们的经历过度情欲化。”

她们中的一部分,丧失了对外界及自我价值的评价标准。女权活动人士贝格姆在接受英国《每日镜报》时表示:“由于担心未来受到丈夫与家族的排挤,许多遭受的女性迫切希望能够接受处女膜修复手术。”她们觉得自己不再完整,从而寄希望于通过一个手术,来找回曾经被剥夺的尊严。还有一些受害者,因为她们的大脑不愿意面对巨大的心灵创伤,为了自我保护,自欺欺人编造出了名为“爱情”的谎言,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根据联合国妇女基金会的报告显示:在塞拉利昂,有94%接受调查的女性,曾遭受过性攻击,包括、酷刑和役;在卢旺达发生的种族清洗灾难中,多达50万的妇女被;在和我们同在亚洲的柬埔寨,每年约有5万名妇女被卖出国界;

回头看看国内。比如11年前,震惊全国的“洛阳地窖案”一男子将6位女性囚禁在自家地下室长达数年,不但对她们实施了多次奸淫,还逼迫她们为自己赚钱。虽然主犯被判死刑,但这6位女性所受的创伤,是无法弥补的。

还有臭名昭著的小红楼事件。外表普通的小红楼里,充斥着金钱、暴力、、胁迫与罪恶。如果它没有被揭露,谁又敢相信,在如今的文明社会里,还有这样一座用女性血泪建筑成的人间地狱呢?

她们并不是遥远的他者。她们的遭遇也并不是偶然事件。在世界范围内,有无数女性曾经,或正在遭受着不同程度的压迫。站在和平与光明之下的我们,是幸运的。但这种幸运,应当转变为发声的勇气和关注的力量。也许读到她们的遭遇,让你感到不适与无力,但让黑暗之中的她们被看见,才是希望之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