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变性人指控脸书:“我手上沾满鲜血” 扎克伯格遇最大危机?

又一位Facebook的员工成为“吹哨人”,而这次的吹哨人是一名华裔!她的名字叫张学菲(Sophie Zhang)。张学菲说,在这家社交媒体工作之后,她觉得自己“手上沾满了鲜血”,与此同时,她还愿意在国会上作证指控脸书。

其实从张学菲这个名字不难看出,她是一位华裔。父母是来自中国的移民,她出生于密西根的安阿伯市,从小就受到了父母极为严格的学术要求:在6岁时受到父母影响,张学菲就对天体物理等学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之后她也曾前往密西根大学学习宇宙学。

张学菲的另一个身份是,她是一名变性人。她在自己五岁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内心与众不同的地方,她曾读过一本关于一个男孩的儿童书,书中有一段,如果他去亲吻自己的肘部,就会变成一个女孩,张学菲说:“在那之后,我花了很长时间,一次次的努力去亲吻自己的肘部。”

张学菲对于性别的认知,也让她逐渐与家庭远离。张苏菲回忆说:“我在八年级时,曾经告诉父母,我希望成为一个女孩。但是父亲对此非常愤怒。”而当张学菲进入大学期后,她决定进行身份转变时,父亲也因此与她断绝了关系。

张学菲的变性身份,也让她更为勇敢的成为一位“吹哨人”:她在普林斯顿大学攻读研究生时,曾有一位男研究生跟踪并且不断骚扰她。这件事让她深感不快,最终她选择向学校报告了这起骚扰事件。

之后在Facebook工作时,张学菲冒着来自前公司起诉,对于职业前景的伤害以及甚至来自曝光政客的报复的风险,又一次站了出来。

在10月10日接受CNN采访时,她爆料说Facebook在去年无视虚假账号破坏海外选举,她已经将文件交给了美国执法机构。

张学菲发推说:“我已经向美国执法机构提供了潜在的犯罪行为的详细文档,我的理解是,调查依然在进行当中。”不过苏菲拒绝透露文档的内容,也拒绝透露自己联系了哪个机构。联邦调查局也拒绝发表评论:“联邦调查局通常不会去确认或者评论我们可能从公众那里收到的信息。”

张学菲在Facebook担任数据科学家,在她看来,Facebook在打击平台上错误/虚假信息的方面严重不够。她在Facebook工作了近3年时间之后,被这家科技巨头告知,由于表现问题,她被解雇了。

在被解雇之后,张学菲写了一份很长的备忘录,里面详细记录了她认为Facebook在解决仇恨言论,以及容忍错误信息方面的过失,尤其是在一些发展中的中小国家。

Facebook如今有90%的活跃用户都在美国之外。但是Facebook的发言人驳斥了张学菲的指控,称公司今年在内容安全与审核方面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自从2017年以来,我们已经取缔了150多个试图操纵公共舆论的论坛,他们起源于50多个国家/地区,其中大部分都来自美国之外。我们的记录表明,我们在打击海外虚假信息的行为与美国的强度相同。”

但是Facebook的否认显得有些苍白,如今这家科技巨头在一个月内接连爆出两位吹哨人,自从2018年被爆出收集用户个人数据后,Facebook的名声就已经摇摇欲坠。

如今Facebook再爆丑闻,前Facebook员工弗朗西斯·豪根(Frances Haugen)成为这一轮风波中的“首位吹哨人”,豪根曾在Facebook担任虚假团队信息的产品经理,她在今年5月份离开了Facebook。但是在离职之前,豪根从内部系统中拷走了数万份文件,其中包括有Facebook内部的数据研究报告。

她将这些内部资料在9月份时公之于众,并且在法庭上作为证据交给了评审团。除了在美国国会上作证之外,豪根还将前往英国,在10月18日向英国国会议员论述证据,欧盟的立法者也邀请了她参加听证会。

10月5日,豪根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发言,称Facebook伤害儿童并破坏社会稳定。她强调,这家社交媒体“将天文数字的利润置于安全之上,现在还将触手伸向了未成年人,甚至儿童”。

在她的证词中,豪根说 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只“考虑自己”,直接参与公司决策,让 Facebook 将利润置于“可以显着减少错误信息、仇恨言论和其他煽动性内容的变化”之上。

豪根表示,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对青少年和儿童极其有害。但是在巨额利益的驱动下,公司在知情的情况下却没有做任何措施,甚至还准备上线新产品。

她告诉美国参议员,Instagram上的年轻用户会被算法引导到与厌食症相关的内容:“青少年们会从非常无害的话题,比如健康食谱,然后就被逐渐引导到促进厌食症的内容”。

2019年时,Ins在一次内部演示的PPT中写到:“我们让32%的少女产生容貌与身材焦虑,青少年将抑郁率的增加归咎于Ins。这种反应是自发的,并且在所有群体中都是一致的。”所以,很明显公司高管对这种影响完全知情。

豪根提议将社交媒体用户最低年龄从13岁提高到17岁:“他们知道算法会让用户在他们的网站上停留更长时间,创造更多的点击,让他们赚更多的钱。但是像香烟一样,我们应当阻止未成年人接触这种有害且易上瘾的产品。”

第230条还是克林顿政府时期于1996年互联网刚兴起时制定的《通讯规范法案》(Cmomunication Decency Act)中的一条,该法案的初衷是监管网络低俗、暴力和色情的内容。这个法案隔年被美国最高法院全票通过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但是最高法院保留了其中的第230条。

第230条规定,互联网平台无需为第三方使用者张贴的言论内容负法律责任;同时,允许互联网平台基于“善意原因封锁和屏蔽冒犯性内容”。

过去几年中,和共和党都表达出对230法案的严重不满,认为这条法案需要进行再次修订。去年10月28日,Facebook、Google、Twitter三巨头都为此出席了美国参议员商业委员会听证会。

共和党方面认为,社交媒体总在“拉偏架”,阻止保守派的发言,甚至禁言了前总统特朗普;方面认为,如果社交媒体对政治的干预和推波助澜,特朗普甚至在2016年就不可能胜选。

豪根表示,这条法案确实应该进行修改,“但是千万不要被Facebook欺骗,因为只修改230条款并不会解决其所有问题。”

她解释说:“社交媒体,例如Facebook确实很难控制用户创造的内容,但是它们可以用算法100%控制其他人是否看到。”因此,豪根提议用法律来监管Facebook的算法,可能比监管内容更容易。

根据豪根分享的文件显示,Facebook的员工担心,在2018年的算法加入之后,被推荐的内容会变得更耸人听闻、更具争议性。她在证词中反复表示,Facebook的算法会经常推荐错误信息、仇恨言论,在某些情况下还会导致种族矛盾与暴力。

豪根称,Facebook的算法存在“系统性”问题,这会导致“愤怒、两极化与分裂的言论被更多推荐后放大”。而Facebook也乐于看到这样的现象,毕竟仇恨与分裂的内容最容易激起用户的参与,此举大大提升平台的用户粘性,从而让公司赚到更多的钱。

豪根在参议院非常肯定的说道:“Facebook清楚推荐算法具有破坏性,将用户甚至儿童引向有害的内容。有时,尽管Facebook会提示这些内容有害,但它们不会删除有关内容,或者只删除一小部分仇恨言论。”

“有的时候这种错误的信息会让家庭分崩离析。因为几乎不监管非英语内容,Facebook甚至还在一些非洲国家被用来煽动种族暴力。”

豪根复制了数千页Facebook的,这些资料可以证明:“在工作期间,我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外界几乎对Facebook内部一无所知。公司向公众、各国政府隐藏很多重要信息。”

尽管Facebook于2020年成立一个独立的监督委员会,负责审查Facebook关于删除或保留哪些内容的决定。但是豪根看来杯水车薪:“Facebook一再向委员会撒谎,我期待与委员会分享真相。”

豪根的内部文件和国会证词也是对其最有力打击。欧洲和美国的媒体将她5个月的经历比作“从幻想破灭的前雇员到现代女主角的旅程”,是“21世纪架构下的英雄”。

曾在Google、Pinterest和Yelp工作过的豪根强调,Facebook对网络信息的操作方式之丑陋是远远超过其他家公司,并且数据完全不公开。不过,豪根说:“我并不是想要Facebook关门或者倒闭,我只是希望它能在监管下重回正轨。”

除了吹哨人之外,媒体最近也爆料了Facebook在去年大选时,37岁的小扎和妻子普莉西亚·陈向旗下的两个机构捐出巨额资金:总计4.19亿美元。

这两个治下的机构CTCL与CEIR分别向美国各个郡县提供竞选金,包括提供邮寄选票的费用。这4.19亿美元是什么概念呢,目前美国的联邦与各个州,在新冠疫情上投入的费用是4.79亿美元。

CTCL让拜登在面对特朗普时,从资金上有着绝对优势:拜登在郡县地区每张选票的成本是2.85美元,而特朗普仅仅是0.89美元。而CEIR则向全美22个州与华盛顿特区捐赠出6420万美元,这些钱都来自扎克伯格。

曾有一度,小扎与特朗普二人走的非常近。用特朗普的话来说, “他过去常来白宫拍我马屁(kiss my ass)。”

“当时扎克伯格和她的妻子来到白宫,和我在白宫共进晚餐。然后你再看看他们现在对我和共和党人做了些什么,从结果看很疯狂,但世道就是这个样子。”

一方面,当时的Facebook面临着国会的审查,同时,扎克伯格希望特朗普能够通过政治手段,去打击Facebook目前最大的竞争对手:TikTok。

不过,在今年1月发生了美国国会骚乱之后,特朗普就因为煽动暴力而遭到了多家社交媒体平台的封杀,其中Facebook的账号被禁封到2023年。

谈到自己被脸书、推特这些科技巨头踢出社交媒体平台,特朗普非常强硬地回怼,称扎克伯格和其他科技企业的领导人都很“恶心”。

7月时,特朗普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自己将作为代表人向美国科技巨头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和谷歌(Google),以及三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多尔西和皮查伊发起集体诉讼。

Facebook面对不断爆出的丑闻,并且意外的宕机了近6个小时后,投资者对于Facebook的信心大减,这也导致FB的股价下跌4.8%,而身为CEO的扎克伯格,个人资产伴随股价下跌,直接蒸发了近59亿美元。

他目前在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上也掉到了第6位,Facebook的二把手雪莉·桑德伯格的个人财富同样大幅缩水,目前身价为19亿美元。

Facebook的另外两个重要产品Instagram与Whatsapp同样遭到了宕机事件的影响,这一事故直接导致公司损失上亿美元,根据最近一个月的财报显示,这两个产品每日的销售额为3.3亿美元。

此外,如今的Facebook正在全方位的面临着来自TikTok的挑战,越来越多的年轻用户选择TikTok,因为用Facebook的都是家长们。

如今TikTok在美国的日活跃数量已经超过1亿,而其中超过62%的用户年龄都低于30岁。在得年轻人得天下的互联网领域中,TikTok的迅速崛起让Facebook坐卧不宁。

扎克伯格曾通过公开讲话,打压TikTok,并指责TikTok收集用户信息。当时小扎在乔治敦大学公开表示:“当我们提供服务时,Whatsapp对于用户信息和隐私得到了充分的保护,然而一款来自中国的App的内容却受到了审核。难道这个就是我们想要的互联网吗?”

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2018年,Facebook就曾因为“个人信息泄漏”事件而遭到国会调查,扎克伯格本人也因为在国会上面无表情的表现,被美国网友称为“蜥蜴人(King ofLizardman)”。

根据在网上流传的都市传说中,“蜥蜴人”来自外星球,而美国政府早已经被这些蜥蜴人所掌控,这些蜥蜴人冷血且狡猾,披着人皮在人类社会中活动。

2010年时,26岁的扎克伯格, 凭借着一手缔造的社交网络帝国,以最年轻的亿万富翁身份登上《时代周刊》杂志。10年后,扎克伯格来到了互联网的“中年危机”,这次的《时代》依然选择了他为封面,但是紫色的面容令人害怕,而扎克伯格的嘴上,则显示着一个对话框“Facebook,请选择是否删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