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最丑花了扎克伯格160亿美元

为了庆祝Meta旗下VR平台Horizon World上线法国和西班牙,这位科技大佬上传了一张元宇宙截图,除了他本人的元宇宙形象外,背景中还包括法国巴黎的埃菲尔铁塔和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圣家堂。

自2018年3月剑桥分析公司泄露事件以来,扎克伯格一直以数据收集者的形象成为全网公敌。而他本人苍白的肤色、浑圆的绿色眼睛和僵硬的肢体动作,也成为了外界玩梗的素材。

在谷歌上关于扎克伯格的提问,最多的几条包括:“扎克伯格是一个机器人吗?”、“扎克伯格是人类吗?”。

针对扎克伯格最新的,有网友评论道:“据我所知,元宇宙只不过是另一种动物森友会,只不过你会在元宇宙中被马克·扎克伯格追杀。”

知名的假新闻网站洋葱新闻也赶来拿小札开涮:“马克·扎克伯格担心他的元宇宙形象没有完全捕捉到他究竟有多么不像人类。”

去年12月27日,百度召开了AI开发者大会。大会的举办地点在百度的元宇宙APP“希壤”。

希壤开放了冯唐艺术层、百度世界大会、会议中心主舞台、人机共生场景等多个场景。而他们共同的特点是“穿模”。用户操纵的角色走着走着很容易卡进建筑内部。

此外,根据科技媒体三易生活的测评, “由于“希壤”的设置是将语音功能的接收范围默认开到最大,所以在进入画面后就仿佛来到了一个热闹的菜市场”。

因为VR环境下的声音仿真相当困难,希壤只能传输10米范围内的声音,却不会根据远近距离变化。由于系统的不稳定,用户“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幽灵体验层出不穷。

有网友在App Store希壤的评论区直言:如果这就是元宇宙的模样,那我们还是好好呆在现实世界比较好。

如果说李彦宏赶鸭子上架,抢跑元宇宙,导致呈现效果太差,还算情有可原。8个月后,重金投入超过160亿美元的Meta元宇宙,还是一样粗糙的做工,就不免让人心生疑窦。

不少游戏爱好者表示,如今Meta的VR平台Horizon World,做工和2006年推出的任天堂体感游戏、2007年发布的《第二人生》处于一个级别。

上周五,他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布了新的图像,展示了更进一步的元宇宙图景。

从图片上来看,扎克伯格本人的元宇宙形象更加生动立体,而希腊风格的古代广场也显露出更多考究的细节,证明过往几个季度投入的数百亿美元,并没有完全打了水漂。

他也承认了自己之前分享的照片“非常基础”,并保证元宇宙平台Horizon的实际画质要好得多,即使是在头带显示器中依然能保证优秀的画质。

然而,他冲动的操作已经带来了难以挽回的损失。市场普遍对于元宇宙的进展表达了悲观预期。

小扎一番操作下来,Meta的股价累计跌幅超过10%,几乎要再度触及历史新低。

自从2004年扎克伯格在哈佛大学创办了Facebook以来,这家社交媒体迅速以不可阻挡的态势,成为互联网行业最重要的巨头。

社交媒体的触手,也开始伸展到社会的方方面面。随着扎克伯格慧眼相中Instagram和WhatsApp,坐拥三大社媒的Facebook站在了时代的顶端。

但随着Tik Tok的忽然崛起,Facebook最重要的现金牛业务——广告,开始被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分薄。

屋漏偏逢连夜雨,Apple推出新的隐私策略,引领了一阵新的行业风潮。这严重打击了依据户信息精准投送的Meta广告。有分析师预计,每年的损失高达100亿美元。

而全球经济的大环境,迫使更多公司下调了营销预算,这进一步打击了Facebook、Instagram等广告业务的利润规模。

许多因素综合,让扎克伯格在上个月收获了创业以来最差的一份季度财报——营收首次录得同比下滑。

而扎克伯格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情形很可能继续持续下去,虽然他自己对于长期发展持有充分信心,但他也不知道这段低谷会在何时结束。

现实情况逼迫着扎克伯格降本增效。他在电话会议中表示,计划明年开始缩小各团队的人员规模,将精力转移到公司内部的重点领域。

事实上,或许时代抛弃Facebook和Instagram时,并不会特别打声招呼。

为了对抗短视频的凶猛攻势,扎克伯格选择尝试复制Tik Tok的成功。他把短视频功能添加到了旗下社交媒体Instagram中,并投入大量资源,试图再造出一个新的社媒帝国。

卡戴珊家族的网红们,首先扛起了反对扎克伯格的大旗。拥有Instagram平台3.6亿粉丝的Kylie Jenner抱怨平台的变革,要求减少短视频内容的比重,“让Instagram 再次成为 Instagram。(停止尝试成为tiktok,我只想看到我朋友的可爱照片。)”

这很快成为了一则流行趋势,更多依赖图片形式传递信息的网红们,开始呼吁保持Instagram的初心。

Instagram的负责人不得不出面解释,并表示针对当前的改变,平台会有所调整。

而Meta的另一个拳头产品,扎克伯格发家致富的Facebook,已经古老到看不到改革的希望。年轻一代开始普遍抛弃它,有人说:“Facebook 是为老年人服务的。”

事实上,自从发布Facebook以来,曾经的互联网天才扎克伯格再也没有了新的发明。他凭借优秀的眼光相中了Instagram 和 WhatsApp,并凭借大公司、大资本的力量,将其他人的发明引入其中。

2021年10月28日,扎克伯格召开了Facebook Connect 2021,发布了一款新的VR头显,展望了元宇宙的未来,并出人意料地改掉了Facebook的公司名字。

扎克伯格选择了元宇宙“Metaverse”的前4个英文字母“Meta”,以表达大方向转变的坚定决心。

扎克伯格许诺,将用5年把Meta打造成线亿用户,带领人类步入元宇宙的时代。

VR作为过去几年的风口,已经造就了一批炙手可热的独角兽企业,又见证着其中绝大多数纷纷倒下。

而没有基础设备和技术普及的支持,元宇宙永远只能成为口头的许诺,难以照进现实。

为此,Meta开始进一步加码在VR领域的投入。根据财务报表,仅一个季度,Facebook负责VR设备的硬件部门就花费了近 30 亿美元。

大笔投入确实帮助Meta抢占了市场,迄今为止,已经售出超过1000万台 VR 头戴设备。今年2月份,Meta宣布元宇宙平台Horizon World用户数量突破30万。这些数字,相比数百亿的巨额资金,目前可见的回报依然杯水车薪。

不过,无论是谁,见过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恐怕都会在心里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Meta的元宇宙,还会有未来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