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PE htmlhtmlheadtitle data-vue-meta=true英雄联盟国服中有哪些惊艳的翻译? – 哔哩哔哩

第一个时期是众包时期(封测到内测阶段),英雄联盟的运营团队人手紧张,缺少一个专注在翻译上的人员,因此在新英雄的外文资讯公布后,他们不会第一时间跟进,反而是各家媒体会抢先给出自己的翻译(英雄称号、姓名、背景故事等),然后运营团队再参考各家媒体的翻译,最终给出官方版本。这一时期的主要贡献者是Kircheis(就职于UUU9)和NightMare(当时就职于131),其中Kircheis由于美服中文汉化补丁的制作,对早期推广英雄联盟所起的巨大作用,现在在游戏中有自己的冠名装备——基舍艾斯碎片。

第二个时期是NightMare主笔时期,2010年年底,NightMare从131离职(他的工作由笔者接替),并在家中为英雄联盟运营团队进行语音文本的汉化,严格来讲这一时期新英雄的翻译仍旧是众包的,NightMare在全力翻译语音文本准备内测,虽然英雄联盟内测版本上线,这款游戏开始制霸全球,NightMare也正式入职了腾讯,之后,腾讯翻译的新英雄内容开始早于媒体发布,英雄联盟翻译的众包化正式终结。同时NightMare也修正了部分之前的翻译(均衡三忍的技能翻译大概就是在这一时间段统一的)。

第三个时期是近年的“拳鹅协力”时期(大致从千珏发布开始),随着拳头游戏进入中国,海牛电台的主讲人Riot Xie(谢老师,这个名字会在回答的第二部分里频繁见到)也逐渐的参与到了翻译工作中,NightMare不用再孤军作战了。

在这三个时期之中,最混乱的无疑是众包时期,混乱到什么程度呢,在阿木木当时的背景故事中,开头有这么一句:阿木木或许是英雄联盟中最古老的英雄之一。但原文并不是古老Old,而是古怪Odd。这个错误的文本在游戏中存在了很久。再比如厄加特Headsmans Pride,刽子手的骄傲,翻译成了首领之傲,并且一直沿用到他重做为无畏战车以前,但NightMare曾向我表示当时他拿到的文本确实是Headman(即便是现在,你还是谷歌到大量Headmans pride的内容)。可见当时英雄联盟汉化工作上从沟通到品控,都存在着问题,而且很多翻译还需要上层领导的拍板。但好在这一现象随着NightMare正式入职腾讯而好转了很多,不过似乎还是有一些历史遗留问题。

在NightMare担任主笔时期,随着新英雄开发思路日益趋善,拳头游戏的设计人员和译者又能实现充足的沟通,译者和设计师的磨合日臻圆满。无论是英雄语音还是名称和技能,都有不错的翻译出现。比如其他答者提到的亚索,“死亡如风,常伴吾身”,劫,“无形之刃最为致命”。此外,亚索的技能不单单是名字看起来很cool而已,其实背地里有一些旁人不得而知的考量,比如亚索大招原文为Last Breath,这里以反向翻译的方式先参考了Omnislash,也就是最终幻想知名角色克劳德招牌技能“超究武神霸斩”的英译,参考过“超究武神霸斩”的名字和技能表现与“Omnislash”的对应关系后,结合亚索大招的表现形式,将“Last Breath”翻译成了“狂风绝息斩”。

再比如“姬系列”英雄,诡术妖姬对应的英文其实是的Deceiver(欺骗者),龙血武姬对应的英文是Half-Dragon(半龙),无双剑姬对应的是Grand duilest(至高的决斗者),唤潮鲛姬对应的是TideCaller(唤潮者)。这些称号的原文都算得上平平无奇,但翻译过来后,格式统一,保留原意,关键是玩家还买账。NightMare此君是一个爱好广泛且创作欲望很强的人,属于典型的双子座人格,协助Heintje参加过Dota的汉化工作,是日本ACG和影视文化的深度爱好者,也是WOW的狂热玩家,更是典型的硬核游戏玩家。如此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英雄联盟中有这么多风格多变的翻译了。比如中二病晚期系列,“秘奥义!万雷天牢引”,“秘奥义!慈悲度魂落”,“秘奥义!幻樱杀缭乱”,“禁奥义!瞬狱影杀阵”。又比如WOWer才懂系列,“战士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拿盾牌也能够开盾墙!”,“别拿这种眼神看我,我可不是什么尼莱德女牧师”,比如改写自《火凤燎原》的“陷阵之志,有死无生”,“没有人能够突破我的枪围”。个人很喜欢“没有人能够突破我的枪围”这一句,结合赵信的背景故事——在诺克萨斯“绞肉机”比赛中一人面对300个对手的场景,画面感一下子就出来了。

到了“拳鹅协力”时期,Riot Xie老师带来了一些新的思路。他是一个博闻强识的考据控,就算是音译,也会细抠每个字的含义。比如其他答者已经提到的千珏的名字,二玉相合为一珏,不但发音与[drɪ]相近,也完全契合千珏狼羊一体的形象。还有两个英雄的称号,既尽量维持了本意,又具有汉语的美感,这就是瓦斯塔亚革命伉俪幻翎·洛和逆羽·霞——这对英雄称号的原文是The Charmer(有魅力的人/幻术师)和The Rebel(反叛者)。这也是笔者非常喜欢的翻译。

游戏翻译既是一个再创作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本土化过程,加上很多角色的名字都是生造词,因此创作空间很大,而最终成果如何,也是见仁见智的。其实相比语音文本,很多角色的技能其实更难翻译。笔者刚好也在众包时期贡献了一些翻译,因此也来讲讲自己的翻译思路吧。

有答者提到了盲僧的技能,这正好是笔者当时翻译的。他每个技能都是比较简单的单词,但好在他本身就是以李小龙为原型设计的英雄,背景故事中也是在“少进寺”修行,因此很容易将他的技能名称与武侠小说中的武术进行联想并结合。不足的地方在于,技能中“天”字出现了两回(Q“天音波”和E“天雷破”),有所重复,但“天雷破”这个翻译还是没改,因为技能原文是Tempest,我想取这个单词中[tempɪ]的发音进行联想,就叫了“天雷破”,而二段E其实一开始想翻译成“分筋错骨”,但是考虑到分筋错骨是中国传统的擒拿手法,与E技能的画面表现和实际效果有所出入,因此稍加改动,变成了“摧筋断骨”。同时断筋也是WOW中战士的减速技能,WOW玩家很容易将其与减速结合在一起。

但有一些角色,他的技能名很难让你产生类似的联想。比如说泰隆的二技能,这一技能原文是个简单而又抽象的单词Rake(意为用耙子耙),最后翻译成了斩草除根,很生动地展现了二技能的表现效果,以及一个刺客心狠手辣的手段。比如内瑟斯的Q技能Siphoning Strike,一开始官方直译成了虹吸打击,经笔者建议,最后翻译改成了汲魂痛击。另外,不知道有没有WOW玩家注意到,阿狸的Q技能其实叫欺诈宝珠。

而笔者在翻译英雄名时,会考虑到译文是否会让玩家将Ta的名字与其玩法或角色设计产生联想,比如魔腾,他名字的原文为Nocturn(夜曲/夜祷),一开始官方的翻译是永恒梦魇·诺克顿,而笔者的翻译则是无休梦魇·魔腾(台服叫夜曲),通过魔腾反映其作为梦魇的特点以及其大招的表现效果(而Nocturn这个单词,中间k的发音是可以弱化的,念快点就是诺腾)。后来官方也在诺克顿已经上线一段时间的情况下将其名字改成了魔腾,导致很长一段时间内,游戏和社区内存在着诺克顿、魔腾、NOC等多种称号共存的情况。再比如刀锋之影,英文名Talon,笔者的翻译是泰刃,Talon本身有“爪”的含义,同时刃的发音也更接近[lən]。作为卡特琳娜钦定的诺克萨斯三大用刀高手,笔者希望能用泰刃这个译名表现其临危不乱的刺客本性——不过最终这一译名没有被官方采用。因为这一类型的译名也不能太多,否则整体的风格就乱了。笔者曾在论坛里发帖,表示将“海洋之灾·普朗克”译成“搅海恶龙·刚破浪”也不错,因为普朗克原文为Gangplank,跳板的意思——当然,这种歪翻就只能翻着玩了。

(编者注:其实我们也是第一次听到“搅海恶龙·刚破浪”这个翻译……哈哈哈哈哈实在是有点忍不住了)。

众包时期的翻译确实存在着不少乱像,一些混乱可能现在仍在延续。比如灭世者的死亡之帽。笔者曾在贴吧里看到各种流传着各种关于“灭世者”的故事,今天我作为译者来解释一下。灭世者的死亡之帽原文是Rabadons Death Cap,直译就是拉巴顿的死亡之帽。这件装备的外观出自哈利·波特,仿照的是其中的分院帽,而至于Rabadon(拉巴顿)是何许人,笔者猜测,Rabadon这个词来自于Abaddon(亚巴顿),根据的描述,“亚巴顿”本身是一个希伯来语的字,意思是指毁灭之地、毁灭者或者无底坑,在很多游戏作品中,亚巴顿都以可怕的地狱使者或者类似的身份出现。考虑到大帽给角色战力带来的大幅提升,以及该件装备本身就带着Death这个词,笔者取其“毁灭”之意,翻译成了灭世者。不知如何,灭世者却被许多人和设计师莫雷洛结合在了一起。也正是由于众包时期的混乱,导致很多同样名称格式的装备翻译不统一,比如同样是xxs xx命名法装备,鬼索就还是鬼索,兰德里还是兰德里,卢登还是卢登,唯独Rabadon翻译成了灭世者,笔者内心也是时怀愧疚。

好在由于汉化工作流程的完善,这种乱象早已被杜绝,惊艳的翻译更是层出不穷,最近,韦鲁斯重写的背景故事上线了,其中漫画篇的标题是《Heartlight》,描写了同性恋人瓦尔茂和凯伊与暗裔韦鲁斯合为一体的故事,Heartlight是瓦尔茂和凯伊对彼此的称呼,其实你在字典上是查不到这个词的含义的,笔者刚看到时也是想不到翻译成什么词比较好,直到看到Riot Xie汉化后的作品,Heartlight被很妙的翻译成了灵犀。“旧说犀角中有白纹如线直通两头,感应灵敏,因用以比喻两心相通”。

在上文中,Paolo多次提到了Riot Xie的名字——如他所说,Xie确实是一位拥有大量知识储备且十分严谨的大牛级别人物。

喜欢英雄联盟背景文化的观众应该知道一档名叫“海牛电台”的栏目(附上官网的链接地址:海牛电台 – 英雄联盟官方网站 – 腾讯游戏)。这档覆盖英雄背景故事、设计思路、英雄联盟文化等许多内容的电台节目的主讲人正是Xie,PentaQ也曾和这档节目取得合作,将音频转化成文字的形式,也获得了不少读者的喜爱。

以下,我们将《海牛电台》之中涉及到翻译的内容进行了采编,整理出其中一些精彩的翻译,看看译者们是怎样以中文描绘出一幅英雄联盟宇宙的多彩画卷的。

艾翁的英文名是Ivern,来源于莎士比亚名剧《麦克白》之中对应的现实地名——Inverness,最终中文名称被翻译为“艾翁”。

为什么要用“艾”和“翁”这两个字?“艾”这个字有草木的意思,而“翁”是老人,符合艾翁活了非常久的特点。中文里面可以理解成姓“艾”的老人家。中国古代欧阳修自称醉翁,陆游号放翁,他们都是诗人,中国还有一个诗人,他的笔名开头一个字是艾,就是著名诗人艾青。艾青有一句诗脍炙人口:“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对土地爱得深沉也是艾翁的故事。这几方面合在一起,艾翁这个名字非常适合这个英雄。

而关于称号翠神,这个翻译就很令人头疼了——对应的英语是“The Green Father”。

这个名字很容易翻译,但是难就难在字面上很容易,但是难以传达深层的意思。简单来说Green Father最开始可能会让人想到叫“绿爸”,但这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且这样翻译好像在影射什么一样。

但Father除了“父亲”意外,还有神职人员的含义,所以不能直接叫“爸”或者叫“爹”,最多能叫“父”——神父的父。但是Green这个词如果直接翻译成“绿”的话,和“父”放在一起,不但不好听,而且会有微妙的尴尬——毕竟美国的设计师不知道在中国文化里“绿”和“父”在一起会发生什么奇妙的反应。既然不能用“父”字,那么在翻译时只能用“神父”里的“神”字。最后发现还是“翠神”比较上口。而且“翠神”这个词不是一个常见固有词,不会产生不必要的冲突。

卢锡安的称号在英文中就是“The Purifier”,直接翻译就是“净化者”的意思,而他在中文中的称号“圣枪游侠”则来源于他的开发代号“Gun Templar”——直译是圣枪武士。现代的游戏玩家很熟悉这一称号,玩过星际的都知道“黑暗圣堂”、“光明圣堂”,Gun Templar合在一起就是“圣枪武士”,但是卢锡安又不是一个武士,而是很灵活的射手,因此用“游侠”代替了“武士”会更贴切。

千珏这个名字读音和含义都很契合这个英雄。千珏的英语是Kindred,这个单词本身是“血缘关系,有血缘的人”。LOL的英雄中,名字是具体英语单词的不多。这个名字体现了千珏一体双生的特点。中文的珏表示二玉合二为一,千珏不仅合乎原本的读音,并且也符合英雄双生的特点。这个名字不仅是一种音译,也是一种本土化的创作。虽然珏字有些冷僻,但是因为与Kindred这个名字音意两合,所以还是使用了这个字。

卡蜜儿的称号叫做青钢影,英语是steel shadow,直译是钢影,但是这个称号太过于男性化,加上青字之后看起来更女性化,同时让人联想到青釭剑,暗示卡蜜儿被打造成了武器,秉承了剑的锋利刚硬和优雅纤细。

其实在拟定称号的时候,本土化作者Xie还提出过另外两种选择,一种叫切影,这是一种意译,形容卡蜜儿的腿十分锋利,同时切在读音上和古时女性的自称“妾”非常相似,因此让人想到她是一个女性。

另外一种翻译叫镔影,镔铁是古代对大马士革钢的统称,镔在含义上与铁相通,对应英语中的steel。读音上镔又和“鬓”相似,镔影令人联想到“衣香鬓影”,适合用来形容女性。

克烈这个英雄的定位就是“山里人”,在美国指生活在阿拉巴契亚山脉地区的人。克烈的语气也有“乡巴佬”的特点,讲话有些粗鲁,也是联盟里第一个会讲脏话的英雄。

不过对于本土化的团队来说,这里面就有一些不小的挑战了。因为游戏审核制度,这句台词的翻译必须有所调整。幸而老一辈的翻译家已经找到了很多文雅的话来代替需要被消音的脏话。

在翻译克烈的台词时,碰到的真正难题是克烈激动的时候。英文原版的语音中,克烈激动起来就有很多语无伦次,毫无意义的发音,这是克烈自创的脏话。在英美国家,听到这些似曾相识的词,玩家会理解是脏话,但是却又不能说就是脏话,因为这是自创语言。所以本土化翻译的时候也自创了一句“炒芝麻个大西瓜”。大家也能够听懂这是在说什么,但绝不能说这是脏话,这是一种对脏话的委婉处理。

金克丝这个英雄,在英雄联盟的世界里是一个纯粹的精神病的设定,她的开发代号叫做Psycho-Arsenal,直译为“神经质的军火库”。关于金克丝的翻译,在国服也是争议非常大的事情,因为金克丝称号的英文原文为the Loose Canon,翻译为无法无天的意思,并没有“萝莉”一词,所以很多人对于目前国服使用的“暴走萝莉”这一翻译产生了质疑——在谢大师看来,本土化工作,并不只是机械化地翻译,还要结合英雄的特点进行再创作。

有玩家曾经提出过质疑:狼人沃里克的名字Warwick为什么会翻译成“沃里克”而非和台服一样翻译成“沃维克”呢?——这个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其实经历过很长时间的争论。Warwick是一个非常有渊源的名字。有意申请英国留学或者身在英国的同学可能知道,英国有一所华威大学,这所大学还有一个译名:沃里克大学。当地人也直接称其为“Warwick”,其中的w并不发音。华威地区旁边就是一条大河,在古英语中Warwick可以拆成前后两部分,意思就是“河边的农场”,当时的央格鲁撒克逊人因此将这里命名为Warwick。然而,“沃维克”的读音也有据可循。殖民时期的英国在美洲大陆从印第安人手中买下如今的罗德岛,当时的领主被沃维克伯爵册封为当地总督,为了感激他,领主将这里以伯爵的名字命名,因此在美国也多了一个叫Warwick的地方,写法虽然与英国的一样,但读音并不相同。时至今日,美国网友对Warwick一词念作“沃里克”还是“沃维克”依旧争论不休,两派比例一半一半。就像Ezreal到底是念作“伊泽瑞尔”还是“埃泽瑞尔”,恐怕只能去问Ezreal本人才行了。

在初版的故事中,扎克来源于人造——扎克的英文称号是The secret weapon(秘密武器),作为本土化的方向与策略,由于他从外形上很接近我们所熟悉的《龙珠》中的魔人布欧,中文就译为了生化魔人。这样对于国内玩家也比较好接受。如果翻译成“秘密武器”,可能会让人联想到机械、,这样就和扎克的形象相去甚远了。

蒙多的的E技能与R技能分别译为“潜能激发”与“背水一战”,然而英文原文却是Masochism与Sadism,连在一起是sadomasochism——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个单词都以-ism结尾,也就是“理论、学说”的词根,所以,这两个现在看来有点儿污污的词,其实来源于两位学者的学说——萨德与马索克。

大家好,我是老张。在前段时间中,LPL赛区多支战队开始上调二队成员,进行排列组合,其中有LNG、UP、WE、BLG等战队,其中LNG上调的是二队上单选手PandaC和下路选手LP,在刚刚LNG的上单选手Ale(阿乐)自曝现在LNG还拖欠着他五个月的直播工资,并且现在很后悔待在LNG,曾经为了待在LNG还错过了千万合同。在直播中Ale表示,今年打的确实没有去年要好,现在的他非常后悔之前留在LNG的决定,在去年冬季转会期的时候有战队给他开出八位数的合同,但是他拒绝了,现在真的很后悔,而且那支战队现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