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扎克伯格第二场听证会:用户共享的内容是用户自己公开的(附实录)

北京时间4月11日晚间至12日凌晨,Facebook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出席了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的听证会,就用户数据隐私和Facebook社交网站上虚假信息等问题接受了议员的质询。

对于前一天在参议院的听证会,有外媒评价议员们的提问“像脱离时代的老爷爷”,并没有给予扎克伯格足够的压力。而今天在众议院的听证会气氛比昨天火爆得多,这些议员代表们似乎对扎克伯格的回答和拖延不太有耐心,对于扎克伯格轮番发难。

在长达接近5个小时的听证会中,面对质疑,扎克伯格认为Facebook在本质上依然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体公司或者金融公司。同时,针对是否向俄罗斯政府提供数据,Facebook是否侵犯了美国人的权利,以及数据还被泄露给了哪些公司,扎克伯格均一一作出了解答。

Facebook创建于2004年,目前在全球拥有超过20亿的月活跃用户,超过25000名员工,在美国13个城市和其他各个国家都有办事处。

开场美国众议院能源商业委员会主席沃尔登就提问,Facebook越来越多地直播原创电视内容,那么Facebook是电视公司,或者是一家金融公司吗?

扎克伯格表示了否认,他认为本质上Facebook依然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体公司。

议员罗比-卢什认为,Facebook正在侵犯美国人的基本权利——生活、自由以及追求快乐的权利,手段就是侵犯和干扰他们的隐私权。

但是扎克伯格表示了否认,他认为,在Facebook平台上,只有用户能够控制自己的信息。用户共享的内容都是用户自己选择放到平台上共享的。

但是,当议员向扎克伯格提问“谁会保护我们免受Facebook的伤害”时,扎克伯格并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回答。

在此次听证会上被问及Facebook是否计划对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或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提出起诉时,扎克伯格说道:“我们正在研究此事。”

剑桥分析机构的首席执行官今天已经辞职,扎克伯格表示,这对于解决问题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扎克伯格表示,数据泄露事件还在调查中,Facebook目前已经采取行动禁止科根进入Facebook平台。同时,扎克伯格还表示,将调查科根向多少其他公司出售过数据。扎克伯格表示他已经掌握了一些公司。而在昨天,他提到了一家名为Eunoia的公司。

萨巴奈斯猜测Facebook参与了两起重要活动,并授予特别的权利以便允许广告主投放大量的广告。扎克伯格表示,事实并非如此。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期间,相关的广告数量是多了一些,但这只是竞争策略的差异所形成的结果。

而当议员问扎克伯格,“Facebook与俄罗斯政府和情报机构共享了哪些数据”时,扎克伯格予以了否认,他表示”没有向俄罗斯政府提供数据“。他表示,Facebook每年都会发布一份透明性报告,详细回答政府提出的有关全球信息的问题,而Facebook并没有在俄罗斯存储任何数据。

有议员问扎克伯格,当科根出售Facebook数据时,他是否违反了Facebook的政策规定?

有议员问扎克伯格,当奥巴马应用搜集数据时,他们是否违反了Facebook的政策规定?

有议员表示,“隐私不会推动利润,而且还可能会干预利润”。他做出假设,如果存在一些真正的阻止性措施来防止侵犯隐私,那么这是否能够起到真正的作用。

而对于欧洲人在隐私方面有哪些正确的经验或错误的教训,扎克伯格表示GDPR总体会是帮助互联网的积极举措。他还表示,Facebook也提供诸多控制措施,并声称这一规划会发挥更多的作用。

连续两天接受听证会的质疑,被几十名议员“轮番轰炸”,扎克伯格均以体面的微笑和应答来回应,两天下来Facebook的股价也在上涨,这也算是一场小胜利。但是,Facebook数据泄露丑闻事件并没有就此结束,这次事件最终会给Facebook带来哪些影响,没有人知道最终的答案。

扎克伯格就座之后,听证会开始。格雷格-沃尔登(Greg Walden,编注:美国众议院能源商业委员会主席)宣读了开场白。沃尔登称,“尽管Facebook的确在快速发展,但我担心它还没有成熟起来。”沃尔登进一步展示了正当分享数据用户与Facebook搜集的数据之间的差别,其力度要大大超过昨天诸多参议员。

接下来,美国国会资深委员弗兰克-帕隆(Frank Pallone)也发表了开场白,在开场白中,他表示,Facebook的确是无所不在的,我们当中大多数用户都在使用Facebook。他表示,“Facebook给我们带来了好处,但是,对俄罗斯和剑桥分析机构这样的组织,Facebook就是一个武器。”帕隆表示,“我们需要出台全面的隐私和数据保护法规。”

随着,扎克伯格也致开场白。听起来似乎并不陌生,因为他读了与昨天出席参议院听证会一样的开场白。

扎克伯格仍然表示,科根和剑桥分析机构滥用Facebook数据和不正当获取用户数据,但是,参议员布鲁门塔尔(Blumenthal)昨天发布了服务条款,似乎表明他的确允许共享、出售和传输了那些数据。

沃尔登指出,Facebook越来越多地直播原创电视内容,那么Facebook是电视公司吗?

沃尔登:你们可以在Facebook上给我送钱,那么你们又是一家金融公司吗?

沃尔登阻止了扎克伯格照本宣科式的回复,并声称Facebook并不是技术性的出售数据,辩称Facebook是通过数据创收,而且还称数据可能就是Facebook拥有的唯一的真正价值。

扎克伯格解释称,Facebook没有出售数据,尽管沃尔登宣称他知道这一事实。

帕隆发问——Facebook是否限制搜集和使用数据的类型。扎克伯格表示他们的确这样,但帕隆声称他并不知道具体情况。

扎克伯格表示“会”,他还表示他们已经调整了开发者获取用户数据的方式,但这不是问题。

帕隆:你们会改变所有用户的默认设置以便最大程度地缩小用户数据规模吗?是还是不是?

乔-巴顿(Joe Barton)提问,Diamond和Silk为什么为重点审查Facebook,扎克伯格表示这是一个错误。

巴顿:有什么理由来表明我们应当出台禁止共享Facebook平台上18岁以下用户数据?

扎克伯格:我们有大量的措施来保护未成年人。事实上,青少年用户经常愿意公开共享他们的数据。

扎克伯格还谈及了限制用户共享数据内容的能力,而不是谈及针对儿童的Facebook数据来发布精准广告的问题。

罗比-卢什(Bobby Rush):你们正在侵犯美国人的基本权利——生活、自由以及追求快乐的权利,手段就是侵犯和干扰他们的隐私权。Facebook的方法论和美国政治人物埃德加-胡佛(Edgar Hoover)方法论之间的差异是什么?

扎克伯格表示:在Facebook平台上,你们能够控制你们的信息,你们共享的内容是你们自己放在上面的。没有其它的监控行为来阻止你们选择不这样做。

卢什继续发表着有关Facebook侵犯公民权利法案的报道,那些法案禁止发布歧视性广告。

弗雷德-乌普顿(Fred Upton)是来自美国密歇根州的共和党籍议员,他询问是否有可能来精心出台一些不会阻碍初创企业的相关规定。

扎克伯格:我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即需要一些规定,但是你们必须谨慎对待此事。

乌普顿现在又提出了一位密歇根当地政治人物试图在 Facebook平台上投放广告的事情,但那次广告遭遇了拒绝。那个广告的语言听上去就像的公式化的共和党语言。扎克伯格表示他对此毫不知情。

来自加州的籍议员安纳-埃索(Anna Eshoo)代表加州提出了一系列问题。

埃索试图让扎克伯格脱离谈论科根和剑桥分析机构破坏数据时的思维,但并不成功。扎克伯格不想回答她的问题。

扎克伯格:我们与一家内部调查机构开始了这项工作,今后我们将聘用第三方审计机构继续这项工作。

施姆库斯正在询问有关澄清追踪用户的问题,当用户退出登录状态之后,你们如何追踪他们的设备?

“只是因为有人选择让一些事情公布于众,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就可以很好地让一些人利用这些数据。”

埃略特-恩格尔(Eliot Engel):你说Facebook被科根欺骗了。Facebook会起诉科根、剑桥分析机构或剑桥大学吗?

扎克伯格:这个事情我们还在调查之中。我们已经采取行动阻止科根进入我们的平台。

恩格尔:你们会改变你们的算法,以便更好地阻止那些对暴力有兴趣的用户来伤害他人吗?

扎克伯格表示会的,他还称,这是他们需要做的事情,但听起来似乎他们目前还没有这样做。

迈克尔-伯格斯(Michael Burgess),来自德州的共和党籍议员,他提问道:“普通用户能够评估他们在第三方应用许可方面的条款和规定吗?”

在被问及第三方应用许可问题时,扎克伯格再次提出了控制措施,声称控制是为了限制个人用户的发贴数量。这不仅是一个不根据前提的推理,而且还是发生在Facebook平台上的一个故意混淆。

伯格斯询问Facebook是否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共享了内部审计工作。扎克伯格似乎沉默了一下,然后表示他没有完全理解这个问题。

基恩-格林(Gene Green),是一位来自德州的籍议员,在询问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RP)》相关的问题。

格林:如果我下载了我的Facebook数据,那么你们是否仍掌握了我的其它一些素材,例如浏览器行为或干预Facebook有关他人的图片等。

马沙-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你们舒适的社区初看上去就像是《楚门的世界》(thetrumanshow),谁拥有“真实的你”?谁拥有你在网络上的存在?是你们还是用户他们自己?

今后的听证会气氛比昨天火爆得多。这些议员代表们似乎对扎克伯格的回答和拖延不太有耐心。

来自科罗拉多州的籍议员戴安娜-德吉特(Diana DeGette),这位议员提到了这样的事实——Facebook具有强大的价值,而且该公司的业务并没有因当前的困境而受损。现在,她又提出了数起针对Facebook的集体诉讼事宜。

这位议员还问扎克伯格是否知道这些事情的细节,例如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是否按照有关条例实施资金罚款。

史蒂夫-萨卡里斯(Steve Scalise)提问:你说当用户退出登录时,你们仍会出于安全原因来挖取用户的数据,那些数据也是按照一定的商业模式被利用吗?

萨卡里斯又提及了一项研究——这项研究称Facebook消息流存在偏激言论。是谁设计了这个算法?这种偏激言论受到了某种指令吗?

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籍议员迈克-多伊勒(Mike Doyle),他是第一位提及英国《卫报》相关报道的人士!他的问题是:你们会经常从媒体上了解数据被滥用的消息吗?看上去你们似乎对此视而不见。

多伊勒正在读同意法律的相关条款,包括扎克伯格声称他完全不知道的一些条文细节。多伊勒痛斥扎克伯格,声称扎克伯格藐视自己的标准和用户的信任。扎克伯格控制了自己的“回击”行为,只是表示“我保留不同意见”。

来自俄亥俄州的共和党籍议员罗伯特-拉塔(Robert Latta):为什么你们必须按照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同意法令递交的审计报告没有发现这些问题?

扎克伯格:我认为这里的更多的问题,我们已经获得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同意,但是我们应当对此责任展开更多的调查和评估。

扎克伯格还表示,他并不认为科根的行动违反了同意法令,但的确破坏了用户的信任。

来自伊利诺斯州的籍议员简-萨科威斯基(Jan Schakowsky)在读扎克伯格许多许多道歉内容,回顾他在创办Facebook之前在哈佛大学的日子。

萨科威斯基表示:“科根还向多少其它公司出售过数据,那些公司的名称是什么?”

扎克伯格表示,他将调查此事,并声称他已经掌握了一些公司。昨天他提到了一家名为Eunoia的公司。

萨科威斯基想知道Facebook接受GDRP条例是否包括欧盟在“控制”之外谋求的更多权利。扎克伯格并没有真正地回答这个问题。

她又提出一个问题,“谁会保护我们免受Facebook的伤害?”但这个问题没有得到扎克伯格的回答。

凯茜-麦克莫里斯-罗奇尔斯(Cathy McMorris Rodgers)提及了审查宗教与保守发行商在Facebook平台的问题。她还引用了Facebook负责新闻合作事务领导人的一段话。

来自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籍议员巴特菲尔德(GK Butterfield)提及了Facebook以及科技行业缺乏多样性的问题,并声称他也曾和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莉-桑德伯格谈过此事。

他表示,“你会亲自召集科技行业的首席执行官会议吗,以便研究一项战略来增强你们行业的种族多样性。”

巴特菲尔德:我看过你们的网站,你们的领导团队并没有体现出美国的多样性。他还表示,Facebook的五大高管都是白人。

巴特菲尔德:但没有出现在你们的网站上。他还问扎克伯格,Facebook是否会答应增加一名美籍非洲人到公司的领导层?扎克伯格提出了反对。

巴特菲尔德还询问了黑人雇员保留相关的数据,扎克伯格表示他将与团队探讨此事。

来自密西西比的共和党籍议员格雷格-哈珀(Gregg Harper):如果剑桥分析机构自己已经研发了应用,那么他们或许已经也获取到了同样的数据,是这样吗?

扎克伯格声称,巨大的差异就是,人们注册登录到了科根的应用之中,然后他又获取了用户数据,之后在违反Facebook条款的情况下再将数据出售。

对登录进入一款明显具有政治色彩应用的用户而言,这当然有所不同,而且他们的数据也被用于政治目的,这与登录进入有趣的心理学相关应用以及把数据用到政治方面迥然不同。但是,重要的问题,扎克伯格言论是否表明科根的确会把了Facebook的条款。

多里斯-马特岁(Doris Matsui):对我而言,如果你拥有什么东西,那么你应当能够控制它的使用方式。马特岁谈及了用户共享内容与设定算法之间的差异。

如果拍一张用户的照片,并与用户进行共享,那么谁拥有这个数据?扎克伯格表示他们的立场是“这是我们的照片”。

马特岁表示:那么数据中间商是什么样呢?他还问道:“我们可能拥有自己的数据,但是,一旦这些数据被用到我们无法控制的广告业务中,那还合适吗?”

扎克伯格:我们使用用户放到系统中的数据,以此来确保数据的相关性。扎克伯格对诸多问题避而不答。

来自新泽西州的共和党籍议员莱昂纳德-朗斯(Leonard Lance),他提及了采取深度防御措施来审查对话内容,尽管他表示他会关注审查事宜。

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已经努力平衡“两大事务”——数据可携带事务和数据保护事务。他表示,“我们没有做好这方面的事。”

朗斯:你认为科根的应用在搜集Facebook用户数据时违反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同意法令了吗?

凯西-卡斯托尔(Kathy Castor):我认为,我们已经陷入了一场恶毒的争辩之中。美国人不喜欢控。我们不愿意窃取别人的信息。Facebook如今已经演变成一个可以让他人追踪所有人的场所。

卡斯托尔:“你们正在搜集有关用户的个人信息,甚至是虚假帐号的信息,是还是不是?”

卡斯托尔:是的,或许这是你们获取数据的主要方式,但是,并不是唯一的方式。你们会从数据中间商那儿购买数据,是吗?

事实上,扎克伯格不愿意承认Facebook在搜集用户数据方面的做法,只是谎称这是商业模式“适应”Facebook“社交任务”的结果。

扎克伯格向布莱特-古特瑞(Brett Guthrie)承认,多数用户没有使用他们的隐私控制功能。他表示,这一结果可能是因为他们喜欢浏览“相关联”的广告。这是一种虚假的说法,但是在过去的两天内,我们已经广泛探讨过——试图弄清这些烦人的控制功能是多么令人困惑。

来自马里兰州的籍议员约翰-萨巴奈斯(John Sarbanes):Facebook为两起重要活动充当了工具,这是事实吗?

萨巴奈斯:我拒绝你的这种诡辩言辞。我想获得确切协议的复本,以及你为两起重要活动所提供的服务。

萨巴奈斯猜测Facebook参与了两起重要活动,并授予特别的权利以便允许广告主投放大量的广告。扎克伯格表示,事实并非如此。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期间,相关的广告数量是多了一些,但这只是竞争策略的差异所形成的结果。

萨巴奈斯:问题是,我们是要监管我们政治主张的人吗?你要成为这样的扎克伯格吗?

来自斯托克顿的籍议员杰瑞-麦克厄尔尼(Jerry McErney)提问道,浏览记录为何没在包含在下载的Facebook数据之中?

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没有浏览历史记录,但是会把这些内容放在“用户内容”之中。麦克厄尔尼表示他会继续关注此事。

来自西弗吉尼亚州的共和党籍议员大卫-麦克金利(David McKinley)提出了在线销售类罂粟碱的这样一个问题,他表示,“类罂粟碱仍然可以在你们的网站上发现,但这不是什么处方药。”麦克金利还展示了在Facebook网站销售类罂粟碱的截图。

麦克金利:不是。你的平台仍然被人们用来传播法律,并允许人们购买危害性大的毒品。Facebook允许非法行为,你们这样做是在伤害他人。

麦克金利:你还还在允许用户获得这些毒品,这会危害这个国家。你们会在何时撤下这些消息,特别是与非法的数字化营销毒品的信息?

来自佛蒙特州的籍议员彼得-威尔奇(Peter Welch):这是可以预见的,而且也是可以避免的,我们,国会对此还没有采取行动。

来自伊利诺斯州的共和党籍议员亚当-金詹格(Adam Kinzinger)问道,Facebook与俄罗斯政府和情报机构共享了哪些数据?

Facebook每年都会发布一份透明性报告,详细回答政府提出的有关全球信息的问题。

金詹格现在又提出了虚假帐号的问题,称这些虚假帐号使用了他的照片来骗取他人钱财。

扎克伯格表示:从长期来看,这一问题的解决方法就是打造更多的人工智能工具,从而来识别这些虚假帐号。

来自新墨西哥州的籍议员本-卢杰(Ben Lujan)向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上周表示将关闭一项功能,因为该功能能够让“恶意人员”获取用户的个人数据,而Facebook早在2013年就发现了这一问题,之后在2015年又发现了这一问题。

卢杰:你们在搜集用户相关的数据,甚至是那些根本不在Facebook平台上的用户。那些没有帐号扔彷必须注册一个帐号才能获得他们的数据。

卢杰的问题非常重要,扎克伯格对些问题回答不够坦率。但是,接下来的问题,来自莫根-格里菲斯(Morgan Griffith)将给扎克伯格一个机会来详细阐述如何在乡村拓展宽带入网的问题。

来自纽约州的籍议员保罗-托科(Paul Tonko),他想详细谈谈Facebook追踪整个互联网用户以及用户浏览数据为何又不在下载的Facebook数据之中等问题。

扎克伯格再度表示,这不在下载的数据之中,Facebook也没有这些数据。

托科:Facebook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义务?你们会为用户数据被滥用而承担责任吗?

来自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籍议员古斯-比利拉基斯(Gus Bilirakis)又提及了毒品广告问题。对此,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将撤下平台上出现的类似广告,并声称公司正在打造人工智能工具,以帮助自动实现这些功能。

值得一提的是,Facebook并不能解决毒品危机,而且人工智能也不是什么魔力工具,有时候并不智能,也不能根治Facebook平台上的所有问题。

来自纽约州的籍议员伊维特-克拉克(Yvette Clarke)指出,国会已经成立了一个新技术问责小组,然后她又提及了在俄罗斯选举广告中发现的种族主义问题。

她问道,缺乏多样性以及“领导层缺乏文化人文因素”是否导致了Facebook在辨识此类内容方面缺乏能力?

对此,扎克伯格表示,这一问题并不是缺乏多样性的问题,而是他们在辨识这些影响时反映慢了一点。

克拉克:当科根出售Facebook数据时,他是否违反了Facebook的政策规定?

克拉克:当奥巴马应用搜集数据时,他们是否违反了Facebook的政策规定?

来自俄亥俄州的共和党籍议员比尔-约翰逊(Bill Johnson)表示:技术人员通常会把所有的时间都集中花费在他们力所能及的事务上,而不是他们应当做的事情方面。

来自爱荷华州的籍议员大卫-洛布萨克(David Loebsack)提问道,如果Facebook不搜集和出售数据,那么该公司还能够继续存在吗?

扎克伯格含糊其辞地回应了“销售数据”的话题,但说了一声“不是”,他还称,“如果我们不搜集用户共享给我们的信息,那么我们就不会存在。”

来自密苏里州共和党籍议员比利-龙(Billy Long)表示,“如果我们邀请所有阅读过你们服务条款的人,我们可能把他们安排到一桌就够了。”

龙还表示,他所在的州没有对剑桥分析机构感到很痛心。接下来他又问道,FaceMash是什么?FaceMash还存在吗?

来自俄勒冈州的籍议员库特-萨拉德(Kurt Schrader)表示,他想确切了解Facebook的审计团队没有破坏证据,只要它发现仍然存在的科根和剑桥分析机构的数据。

扎克伯格表示,他并不认为他们已经删除了这些证据,并表示Facebook的审计团队会让UK ICO执行相应的调查程序。

萨拉德又询问了用户在退出登录之后仍然被追踪的问题,扎克伯格再度重复了此前的回答,即“出于安全目的”。

来自印第安纳州的共和党籍议员拉里-布斯楚恩(Larry Buschon),她表示,人们对Facebook监听用户的对话表示担忧。她还提及到,她曾与她的母亲谈论一个久远的亲戚,然而就在那个深夜,Facebook就向她展示了这位亲戚的一段纪念视频。布斯楚恩询问扎克伯格,Facebook是否与其他人合作,监控用户的对话。

布斯楚恩声称,非常明确的是,有人在监听。她还询问Facebook的高管是否会把他们的电话带入秘密会议现场。

扎克伯格表示他们会这样,并声称这些令人惊奇的广告体验的确是一种巧合,或者是其它网络行为的后果。

来自马萨诸塞州的籍议员乔-肯尼迪(Joe Kennedy):Facebook持有那些已删除但被广告主用来发布精准广告的数据吗?

肯尼迪:广告主会获取了用户不一定知道已经被搜集的信息吗?有一些信息被第三方搜集时,用户可能还不知道这些信息被他人搜集。

扎克伯格:精准选择方案一般依赖于人们选择共享的内容。但是,Facebook也的确执行自己的工作来决定把广告投放给什么样的用户,主要就是根据我们的大数据,但是,这与广告主使用数据的方式不同。

肯尼迪:我的结论就是,我认为你们所做的工作与用户“掌握他们自己数据的理念”不符。

来自加州籍议员托尼-卡德纳斯(Tony Cardenas)指出,剑桥分析机构的首席执行官今天已经辞职。这会有助于问题的解决吗?

卡德纳斯又提及了英国《卫报》在出版相关内容之前面临的司法威胁问题。扎克伯格表示,这是人们对不确切事实的担忧。

来自印第安那州的共和党籍议员苏珊-布鲁克斯(Susan Brooks),她谈及了有人利用Facebook平台以及其它互联网平台征招青年人加入恐怖组织的问题。

扎克伯格:这是技术与人结合的产物。他还称,以打击为重点的工作团队已经拥有200人。

扎克伯格纠正了他有关Facebook追踪用户浏览记录的话题。他表示,Facebook公司一度暂时存储用户登录网站的信息,但之后会把这些信息“转化为广告利益相关的信息”,这可以在下载的Facebook数据中看到。

这就重新回到了为何浏览历史数据没有包含在下载Facebook数据里的问题。

来自加州的籍议员劳尔-瑞兹(Raul Ruiz),提出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限制问题,他建议成立负责监督数据隐私的相关机构,例如“数字化消费者保护机构”等。

扎克伯格重申了他的立场,即他并不反对监管制度,而且他可能在过去两内至少十多次这样说过。

来自俄克拉何马州的共和党籍议员马克瓦尼-穆林(Markwayne Mullin)给扎克伯格提供了机会,以便让他更好地解释Facebook为用户提供的设置和控制功能。

来自加州的籍议员斯科特-彼得斯(Scott Peters)问道,让国会出台隐私法案,是否会起到作用?

彼得斯指出,隐私并非股东的“底线问题,隐私不会推动利润,而且还可能会干预利润”。他还问道,如果存在一些真正的阻止性措施来防止侵犯隐私,那么这是否能够起到真正的作用。

扎克伯格:GDPR总体会是帮助互联网的积极举措。他还表示,Facebook也提供诸多控制措施,并声称这一规划会发挥更多的作用。

来自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籍议员理查德-胡德森(Richard Hudson)指出,他代表美国布拉格堡军事基地(Fort Bragg)的诸多人员,对泄露军事信息而引发的国家安全问题表示担忧。

来自纽约州的共和党籍议员克里斯-科林斯(Chris Collins)表示,现在我们都知道Facebook没有出售数据,这是很好的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Facebook和扎克伯格本人都将获得科林斯代表的全力支持。

来自密歇根州的共和党籍议员蒂姆-瓦尔伯格(Tim Walberg)提问道,怂恿Facebook关闭API许可的“坏人”到底是谁?

扎克伯格:的是,从政治角度来看。如果涉及“正常的政治性言论”,但不要涉及之类。

来自加州共和党籍议员米米-瓦尔特斯(Mimi Walters)展示了Facebook针对应用和图片隐私设置的截图。她问道,哪一个控制能够发挥功能?是应用许可吗?还是由用户来决定?

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即保护设置中的控制功能,也将这些功能展示给用户,只要这些用户存在关联。

来自密歇根州的籍议员德比-丁格尔(Debbie Dingell),向扎克伯格直接指出,称他们违背了公司的基本职能。丁格尔表示,“你作为首席执行官,竟然不知道一些重要的事实。你对隐私以及你们公司相关的一些重要案件也不了解。你也不了解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没有对你们施加罚款。你偿知道阴影资料是什么。你不知道你们需要审计多少应用。你也不知道科根还将这些数据出售给其它哪些公司,即使你昨天已经被问过这个问题。你也不知道你们获得了哪些类型的数据。”

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籍议员瑞恩-科斯特洛(Ryan Costello)问道们:GDRP的哪些条款会更加恰当地应用到美国的司法体系中?我们有权反对吗?

科斯特洛:你们应当为非Facebook用户部署面部识别功能相关的人工智能技术吗?

来自美国佐治亚州的共和党籍议员巴迪-卡特(Buddy Carter)问道:他对Facebook平台上毒品情况了解多少。

经过几分钟的交流之后,卡特提及了私人组织走私象牙和电影的问题。卡特还提出:仇视性言论还难鉴定,但是毒品、象牙走私以及电影走私却不难发现。

我们的倒数第二个问题将由来自南加州的共和党籍议员杰夫-杜坎(Jeff Duncan)提问,杜坎首先表示,对他而言,Facebook是一个无价的公司。

杜坎表示,他关心两大问题,一个是隐私,一个是审查。他问道,“为何不设定一个标准,那就是第一修正案的简单反映?”

扎克伯格表示:言论可能会被第一修正案保护,我们不想在互联网上传播这些言论。

来自北达科他州的共和党议员凯文-克莱默(Kevin Cramer)是最后一位提问的代表。克莱默表示,他对扎克伯格有关毒品广告的回答不满意。他问道:如果面临一百万美元的罚款,那么你们会如何快速地撤下非法毒品广告网站?

克莱默建议,Facebook应当在北达科他州成立一个新总部,因为那儿的人才资源丰富,而且不会像湾区那样受到歧视。

克莱默表示,他认为,在北达科他州的乡村地区,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将拥有更多的选择,要大大超过他在社交网络方面的选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